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PS4
电玩巴士 > PS4 > 资讯中心 > 正文

SCE中国战略部部长添田武人特辑 介绍生平经历

发布时间:2014/10/28 10:08:58 来源:电玩巴士 作者:Kazuya.S

  随着索尼公司在Sony Expo 2014中表态PS4要进军中国市场之后,SCE中国战略部部长添田武人也通过媒体而被更多玩家所熟知。那么添田武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到底有着怎样的经历呢?此前日站曾经对他至今以来的经历进行了介绍,而下面就让小编带领大家一起来看一看吧。

  添田武人是一位以“在白纸上画属于自己的地图”为理念而为索尼进出中国奠定基础的人。在对日本企业抱有偏见的土地上,展开了为索尼奠基的交流活动,从而确立了索尼在中国的品牌地位。在这些成功的背后,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呢。

  添田武人简介:

  他从童年时代开始就在北京生活。从北京大学文学院毕业后,于1992年进入索尼公司。曾参加过市场调查、海外营销、宣传、新事业规划等等事务。这期间有4年半是在中国。之后,有在索尼影像娱乐美国总公司参与过宣传、品牌建立相关活动的经验。2006年,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MBA毕业。在那之后,先后进入ATKearney公司、戴尔公司、百度公司、GREE公司任职。2014年4月添田武人再度回到了索尼公司进入当时刚刚成立的SCE中国战略部,而在2014年10月他在公司内部被正式任命为部长,其办公地点也终于搬到了上海。

  在16个城市展开直面中国人的活动

  添田先生因为父母的工作原因从小在中国生活。因此“母语是汉语和日语”。进入索尼三年后被公派到中国,正是为了运用这种经验。但是,添田先生向上司问到“在中国做什么?”的时候,上司回答说“在白纸上画你自己的地图吧”。

  “上司那么说了之后,我考虑了很多。时值90年代中期,索尼的产品终于出现在中国市场上。但是仅仅是卖产品并不能代表在中国的商业成功。当时需要的是与当地社会的交流。为了让索尼这个从海外来的”异物“可以被中国所接受,我们以当地视角来进行自我介绍,然后把中国当时的需求反馈给日本总公司。这样做下来,使中国人感觉到这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品牌,最终被大家所接受。也就是说,我们有必要成为日本的大使。”

  同时那也是消除对日本企业偏见的工作。比如,当时有很多中国人觉得“日本公司是把三流产品卖到中国”。为了消除这种偏见,我们与当地员工、顾客、客户进行了根基式的交流。特别是添田先生一直致力于与用户的直接对话。

  也就是说是“集会式谈话“。叫上从日本来的高级经理、工程师、市场营销这些成员与中国的广大群众对话。这不单单是产品说明会,是更加直接的交流。向大家讲述为什么要面向中国生产这样的产品呢,在上面倾注了怎样的想法呢等等。像这样将商品的背景和我们的热情传达给中国的大家,同时也听取他们的心声。我想这样就能缩短中国和日本之间心理上的距离感”。

  为此,以北京为起点在中国主要的16个城市实施了集会式谈话活动。它的成果不仅仅是让索尼的产品被大家所熟知。

  添田先生很自豪地说:“有一项针对中国大学生的调查,是问毕业之后想在什么样的企业工作。索尼进出中国之后第一年的这个调查结果,索尼连前50名都没进。但是4年后,我离开中国的时候,索尼是日本企业里唯一进入前10名的。也就是说索尼已经被大家所接受,被认为是有亲和力的品牌了。我的辛苦没有白费。”

  不要让交流形成“透明的墙”

  在海外从零开始建立企业根基,最需要的是什么?添田先生很快做出了回答。那就是“与对方站在同一角度,用对方能够理解的话去沟通。”集会式谈话活动正是为此而尝试的。

  “只是把自己想说的东西说出来,交流并没有成立,商业活动也无法成功。实际上,从日本企业在中国的成功事例来看,企业战略要根据当地的消费需求来适时作出调整。也就是说,不能将在日本的成功经验套到中国。中国人很认可日本的技术力。但是如果想宣传日本的服务和企业理念,就必须要站在当地人的角度上看问题。”

  添田先生的这个观点也许是从传统的日本企业中很难产生的。我想正是因为添田先生从小在中国长大,受其影响才会有这样的观点吧。

  “经常会对自我认知有危机感。在中国常常被问到“日本人是怎么想的?”回到日本又会被问到“中国人是怎么想的?”结果,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都会被问到“你到底算是什么人?”这根本没法回答。这曾经是我的烦恼。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开始考虑也许我就是有两个自我。与日本人交流的时候用日本人能理解的方式,与中国人讲话的时候又换成中国人的思考方式。”

  要与对方有目光的接触。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语言和文化、生活习惯方面的差异也可以被克服。添田先生说,在索尼的时候,有时会接触到无法对中国人敞开心扉的日本人。这些人就是面对中国这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东西的时候,无法进行交流。从日本出差来的一位年纪稍长的日本人,吃不惯中国菜,在中国也依旧每天都吃日本菜。添田先生说“那样的话,就是在双方之间建立起了一堵看不见的墙。”

  “如果,一个美国人在日本和日本人说:‘我吃不惯日本菜,不是美国的食物的话我就不吃’,我们听到了会怎么想呢。在那里就建立起了一座看不见的墙。也就是说,明明能看到对方的脸,却听不到对方的话语。因为心是封闭的。但是哪怕仅仅是半步也好,如果自己能够向对方那里踏出半步,状况就完全改变了。比如,每月只有一回也好,与当地人一起吃一顿午餐吧。这样,交流就会一点一点的积累,渐渐的就能理解他们的话语,理解他们的思想。同时,他们也会渐渐的对你敞开心扉,日本人也可以渐渐的表达心声。想要进来的是我们。所以,就需要我们去伸出手接纳对方。”

  如果没有个性就永远是被忽略的日本人

  除了中国,添田先生还有在美国生活的经验。在那里学到的是“个性”的重要性。添田先生认为,这对一个国际化经理人来说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东西。

  “在中国的大学和美国西北大学,都经常会被问到“你是怎么想的?”和日本不同,大家发表自己的意见是理所当然的事。在西北大学上课的适时候,老师提问,下面所有学生都会一起举手要求回答。因为是不是有价值的回答,这也是考核的对象之一。如果是对其他学生都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那么就说明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很大的贡献。所以会作为考核的对象。这放在商业上也是一样的。如果不是拥有自己的个性,以自己的看法来喝别人交流的话,在茫茫人海之中,只会变成一个被忽略的人。这样在当时就会被打上没有价值的人的标签。”

  就像日本人偶尔会被讽刺是“看不到脸的日本人”,日本人重视集体的意见,个性的存在感很稀薄。但是,添田先生断言说,拥有自己的个性,是比学习外语重要很多的事。想要活跃在全球市场上的话,就必须做一个让别人“看得到脸“的日本人。

  “重要的是,在日本的时候就要常常练习。要时常保有自己的意见。同意别人意见的时候,也不能说一句“我赞成xx的意见”就结束。要考虑清楚为什么赞成、在自己看来最大的论点在哪里。作为国际化经理人,需要非常多不同技能和商业技巧,但是有自己的个性,我想是所有事情的开端和基础。

  希望大家有机会学习“活着的语言”

  添田先生精通日英中三国语言。今后的时代,英语会成为世界共同语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因此有必要去学习。添田先生的意见是“最好能再多学习一门外语。”

  “即便不是汉语,学学俄语法语什么的也是好的。通过翻译去进行的交流,和通过自己的耳朵去听,去感受微妙的语气变化,这两者交流的“浓度”是完全不同的。这样,就能更轻易的与当地人搞好关系。当然这样会令商业活动更顺畅的进行,但不仅如此,这样更会将语言的乐趣和交流的乐趣提高一个层次。”

  添田先生有意识的学习了的是英语。从北京大学毕业后,添田先生为学习英语前往过加利福尼亚。在那里获得的就是“活着的英语”。

  “也就是说,在英语的语言环境下学习英语。这和通过教科书学到的英语不同,是活着的英语。在北京的时候,被一位很会说日语的美国人开玩笑地说“添田先生口不留情啊。”“口不留情”这个词是教科书不会教的,正是活着的日语。听到这个词的一瞬间,我感到我们的心理上的距离一下子就近了。这就是或者的语言的作用。这对于理解相互间的文化、加深交流是非常有帮助的。这对英语圈的人也好,汉语圈的人也好,或者对其他语言也是一样的。有机会学习活着的语言的时候,请一定要体验一下。”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读原版书而不是读翻译版的书。翻译版也非常好,但是与原版相比,有一些细微的情感是无法传达的。就这一点来讲,原版书有可以接触到活着的语言这样的乐趣。如果一下子读完一本有困难的话,就一点一点的去习惯。这是在日本的同时能够学到活着的英语的一个办法。毕竟是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大环境中,就算是现在不怎么会用到英语的人,如果有将来要用英语进行商业活动的志向,语言学习就会变得很有趣。特别是对活着的语言学习的越深入,就越能够体会到与不同文化的人交流时的深度。我觉得,学外语不仅仅是学习一门语言。如果把学外语当做是追求新而有趣的体验的一种途径,一定会顺利进行下去的。”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