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电玩巴士

随时随地,获取最新游戏资讯

退出
PS4
电玩巴士 > PS4 > 资讯中心 > 正文

电玩巴士探访SCEJA台湾中文化中心 了解中文化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5/2/9 10:53:01 来源:电玩巴士 作者:20062821

  在准备这次采访之时,我们也依托“巴士调查局”对我们的部分用户进行了调查,他们向中文化中心提出了很多自己的意见,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之情。因为有太多的大陆玩家都受益于中文化中心,并且很想将自己的想法传递过来,我也是借着这难得的机会将玩家们的声音传递过来。由于数量太多,我总结了数量最多的10个意见,陈云云小姐也一一向玩家们作出了回应,同时也解释了很多玩家们不了解的情况。

  大帝:就像您说的这样,其实在来此次采访之前我们也对我们的部分用户进行了调查,收集到了众多他们对中文化中心提出的意见。由于过多,这里我摘选了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个问题,借着这难得的机会也请陈云云小姐在此给玩家们做一下回复。

  陈云云:OK,没有问题!

  大帝:那么第一个意见,现在中文化中心翻译的日式游戏非常多,但是欧美游戏相对较少。很多玩家希望可以看到诸如《龙腾世纪》《孤岛惊魂》或者《命运》等游戏的中文化,对此您如何看待?

  陈云云:基本上中文化中心一开始这几年都是以日式游戏为主,其中一个理由当然是因为我们是日本的公司,和日本厂商交涉比较方便。三年前中文化还是一个没有开放的市场,日本厂商也摸不清楚该怎么下手,所以我们也会选择比距离相对比较较近的日本厂商来进行交谈。渐渐地,这几年中文化市场已经越来越正规了,所以也有越来越多的厂商愿意加入中文化的行列,从今年开始我们将更加积极地投入欧美游戏的中文化制作,目前已经有很多款游戏正在洽谈中。所以请大家稍安勿躁,我们也会尽量加快欧美游戏中文化的步伐。

  大帝:第二个意见,玩家们希望可以建立一个官方的沟通渠道让玩家们和中文化中心进行交流。这次有幸来到台湾和您进行交流也是因为我很早就开始来约这次采访了,所以才能及时做了调查,给您带来他们的部分意见。但更多的玩家,甚至包括不是我们这个媒体用户的玩家也非常希望可以和中文化中心进行交流,他们很想告诉您他们想要玩到的游戏,并且也帮您参考一下什么样的游戏更有市场,对此您有何想法?

  陈云云:其实我们一直没有拒绝来自大陆玩家的意见,要开放一个公开邮箱的话是很简单,但我们也考虑过,只是接受意见的话,玩家们也会关心提出的意见是否能有反馈。这里涉及到一个沟通交流的问题,像我们刚公布中文化的《勇者斗恶龙:英雄》和《潜龙谍影5》等等,这些游戏是我们和SE还有Konami方面交涉了很久才决定制作的,那交涉过程中自然也不能直接回复玩家说我们正在交涉,因为这属于商业机密的范畴,也许等到一年过后才能告诉玩家,OK我们可以来中文化这款游戏了。

  我个人是非常希望接收到玩家们的意见,但是用什么方法才能顺利获得玩家意见,并且可以让我们用更合理的方法给玩家们一个回复,这点正在商讨中。这次您能把意见带给我们真是非常感谢,所以我们就觉得定期做调查这样的方式还是依托于媒体比较好。当然,现在大陆的PS4要上市了,添田先生的微博我们知道也是相当有人气的,很多玩家在上面留言说想要玩到某某游戏的中文版本,也许大家可以和添田先生反映一下。

  大帝:添田先生确实非常有人气,我们也希望玩家多多来提出自己的想法。第三个意见就是,玩家们非常希望可以和全球同步玩到中文化的游戏,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您这边也是努力的在做对吧?

  陈云云:恩,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事实上是这样的。想要同步发售中文版游戏遇到最多的问题并不是在翻译和除错,很多游戏原版语言在开发的时候也会面临很多台词和文字方面上的更改,如果这时候我们同步进行翻译的话,原版改了中文版也要一起改,整个开发工作就会变成两倍。我们翻译一次之后,不久厂商过来说对不起我们遇到了BUG,文字进行了修改,请一个礼拜之内翻译几万的文字出来,这不是要我们命吗!所以说不能同步发售中文化游戏,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

  大帝:原来如此,那么紧接着第四个意见,玩家们普遍可以接受的中文化游戏延迟发售时间在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像台北电玩展上公布的《如龙0》繁体中文版发售日,仅比日版晚两个月,这个时间玩家们普遍是可以接受的。那么对于这个时间您如何来看呢?

  陈云云:事实上也有特例情况了,比如《噬神者2:愤怒爆裂》的繁体中文版发售日和日文版不是相差一周吗。其实中文版和日文版是同时开发完成的,但由于日版发售日是2月19日,这时候正好是农历的新年,我们这边连游戏商店和送货的都放假回家了,更不可能有人来买游戏了,因此我们中文版因此延期了一周发售。

  我们现在会尽量的缩短两个版本的发售时间,我的原则就是日版发售后三个月之内,让中文版上市。一方面是玩家在这方面有很多需求,所以我们就想三个月之内尽快把中文版赶出来。要做到这一点是有很多办法的,其一就是让他们加班,尽快三个月之内把游戏中文化出来。还有办法就是我更加提早地和游戏厂商联系协调,在细节上直接交流调整,借此让我们彼此都缩短工作时间,来缩短中文版和日文版的发售时间。

  大帝:下一个意见其实之前也和其他人讨论过,但是还是有玩家提出了这样的需求,那就是希望可以在游戏中增加中文语音,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陈云云:如果玩家们确实有这方面的需求的话,我们会尽量考虑的。不过在台湾方面九成以上的意见就是不要加入中文语音。我个人的话如果中文语音对玩家有帮助的话我会考虑的,比如《冰雪奇缘》的中文语音版就相当出色,中文化的歌曲也非常受欢迎。加入中文语音可以让玩家更加了解游戏,让游戏本身的内容更容易被玩家接受的话我们肯定乐意去做,之前我们也做过类似的尝试。至于哪款游戏更加适合加入中文语音,我们还需要得到玩家们更多的意见,不然我们若贸然在《闪之轨迹》中加入中文语音的话,我想大陆玩家也会来骂我们的吧!(笑)

  大帝:虽然大陆玩家没有提出哪款游戏出中文语音比较好,但是他们提出了哪些游戏做中文化比较合适。您刚才也说了中文化游戏选择一般是挑市场比较好的,有一部分玩家表示一些相对比较小众一点的游戏也希望可以得到中文化,比如BNGI的《传说》系列,SEGA的《光明》系列以及Compile Heart的《海王星》系列。您如何在这两者间抉择呢,市场前景不太看好的游戏您如何对待呢?

  陈云云:其实包括《闪轨》在内,很多游戏在中文化之前市场前景都不太好的。

  大帝: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闪轨》中文化之后肯定会大卖,但《海王星》中文化之后真不一定会大卖的。

  陈云云:我们做的每一款游戏都不一定是大卖的,我们的考量方法有一个,就是这个游戏中文化之后是否会有助于玩家游玩。像您刚才提到过的一些游戏,刚开始很多人并不是很看好它的市场前景,不过也有很多玩家反馈想要玩到该作的中文版。

  当然也不是没有割舍的情况,至今为止只要厂商有中文化的请求,我们九成以上都会接受。不过由于现在我们手头的项目太多了,从去年开始我也开始拒绝一些厂商的中文化请求了,毕竟一年四十几款游戏确实太多了。所以这类游戏如果玩家们希望玩到中文版的话,我们也会吸收他们的意见并考虑是否推出中文版。

  大帝:下一个意见就是有关用词方面的,最近中文化质量比较好的游戏中都使用了一些网络用语。那么您这边是否有规定不能使用网络用语,还是觉得正统一些的用语比较合适呢?

  陈云云:也没有类似的规定了,我们主要也是要还原游戏中的语境,所以会根据原文的用词和语境选择最适合表达它意思的中文。

  大帝:那么用词方面还有一个意见,玩家们希望可以看到SCE中文化中心和民间的汉化团队合作来汉化游戏。因为民间的汉化团队已经将一些特定的词语和说法流传开来了,而官方的翻译则和民间叫法有一些偏差。如果有可能的话您能否也和民间团队商量一下比较传统的专有名词叫法,来提升翻译的质量呢?

  陈云云:我们是和厂商做官方的合作,所以有一些名词也不是我们决定的,而是厂商决定的。有时候厂商会要求我们先把一些人名、地名和专有名词先翻译过来给他们确认一下,是否和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相同。在这里并不是说民间的汉化团队翻译质量不好,而是说有一些用语是厂商有自己的考量的,并不是民间汉化的专有名词会被厂商否掉,我们自己提出的也会被否掉。

  举个例子,我在翻译《最终幻想13》的时候,SE也是要求我先把人名、地名和专有名词先翻译过来给他看。这里面的主要矛盾是很多玩家之后提到的Lightning为何翻译成雷光,而不是民间叫惯了的雷霆。Lightning本身是闪电的意思,在整个游戏剧本中只有一个地方是编剧鸟山求亲自用汉字标注的用雷光来代替Lightning。所以其实不光大陆媒体,台湾媒体也都在说,为什么不用雷霆而用雷光。但鸟山求和制作团队都表示雷霆这个翻译和他们想象的不同,鸟山希望Lightning的名字应该是充满光明的,而且作为一个代号雷霆也不是很好听。

  所以不是民间汉化团队水平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厂商答应不答应的问题。我们不反对和民间汉化组进行合作,只是现在还少一个很好的渠道,如何找到这样的渠道也是我苦恼的,我们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意见,来让翻译品质提升。

  大帝:我们会对大陆这边进行调查然后给您传递意见的。至于现在还有个意见就是,很多玩家们希望老游戏中文化之后再次推出,之前苦于语言问题没有体验的大作如果可以中文化之后再推出的话,还是会非常受欢迎的。

  陈云云:其实这方面遇到一个问题,绝大多数游戏开发团队,不管是日本也好欧美也好,当他们完成这个游戏之后这个团队就解散了。人员分散开来想要他们合在一起就更加困难了,所以一但开发团队解散之后我们就很难拿到这些游戏的原始开发版本,所以再次进行中文化就会很困难。

  大帝:终于到最后一个意见了,很多玩家希望玩到更多文字冒险类游戏的中文版。有一些游戏即便文字无法看懂,也能顺利玩下去,而文字冒险游戏如果文字看不懂的话这款游戏就没法玩了。玩家们提出了很多类似的游戏名字希望可以得到中文化,对此您是否能给他们一个回复呢?

  陈云云:我很希望他们十年前可以这么对我说!(笑)刚才提到我最失败的例子《双重角色》就是一款文字冒险游戏。我个人是非常喜欢文字冒险游戏的,不管是《双重角色》还是之前的《426被封锁的涉谷》,这些游戏我都很喜欢。但是这20年时间,我针对文字冒险游戏大概挑战过三次到四次左右,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不过现在5pb不是也在做很多文字冒险游戏吗,也有很多粉丝支持,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再挑战一下的。

  大帝:那么冒昧的问一下5pb刚出的《混沌之子》只在对面的平台上发售吗,如果他们跨平台的话您也会考虑中文化这款游戏吗?

  陈云云:只要5pb找我们的话我们肯定考虑的。

  大帝:非常感谢您刚才的侃侃而谈,最后一个问题希望您可以简单的说一下,您对中文化中心未来的期盼和目标吧。

  陈云云:从近期的目标来讲,中文化中心还是希望可以制作更多中文化游戏。从远期目标来看,我刚才有说到的,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开始拒绝一些单子,基于各种理由,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员工已经到极限了,他们真的很累。而现在包括台湾光荣特库摩和台湾卡普空也开始进行一些游戏中文化的相关工作了,我还是希望让第三方厂商自己都会发现中文化游戏对他们有帮助,自己在公司建立中文化团队来扩大中文化游戏的数量。

  当然这刚开始会很难,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着手,我们也会给他们很多的协助,让他们更积极的来进行中文化工作。这样才可能让中文化的市场与日文和英文成为一样的标杆,因为很多厂商制作游戏的时候大部分想到的是制作日文版或英文版,我希望部分游戏厂商都会在开发游戏的时候也考虑是否要制作中文版。

  中文化的市场是已经开始起步并且茁壮成长中,但还没法达到日文和英文那样的等级,我希望的是可以让中文化市场提升到那样的等级。所以不管是以后我们以中文化中心的方式支持第三方厂商推出中文化游戏,或者是协助他们成立自己的中文化团队,我们都会积极的促使中文市场达到日文和英文市场同样的等级,那在这一刻到来之前也希望玩家们继续多多支持我们中文化中心!

  大帝:确实这也是华语区玩家都希望看到的,那抱着这样的目标,想必我们大陆玩家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中文化中心的,希望咱们能共同看到那一刻!感谢您接受今天的采访,真是辛苦您了!

  陈云云:谢谢,也希望这次采访可以迎来更多玩家的支持!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